第642章 后记
作者:张饭否      更新:2023-04-05 14:21      字数:2354
  第642章 后记

    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世界吗?

    或许有,或许没有,但叶墨竹希望有。

    此时此刻,她正医院中,坐在病床前削着苹果。

    以她的厨艺当然不会削到自己的手,但这三年坐在这里,看着一直昏迷不醒的张小剑,她却总是会削到手。

    有些奇怪的病症在医学界无法命名。

    张小剑就得了这样奇怪的病症,在和她的新婚当天睡了过去,就再也没有醒来。

    来自全世界的顶级专家组在这三年里会诊了一千多次,结论是酒精与某些顶级食材混合后,又因为张小剑个人体内的某些细胞造成的罕有病症。

    至于其他人为什么没有,这个要问老天爷。

    这三年以来,叶墨竹无数次期盼张小剑能够醒来,不知在这里熬了多少个日夜,但是奇迹没有发生,甚至现在的科学仪器检测张小剑仍然身体健康,除了躺了太久,肌肉有些微缩。

    当然,这期间也发生了很多事情。

    添柴人计划已经铺满了全国,每一年的今天,也就是张小剑昏迷的这天,所有希望小学都会点起烛光,与全网的网民一起祝愿张总能够早日康复。

    为了治好张小剑病,叶墨竹不仅投资了各大医疗顶级实验室,连带着顺手解决了阿尔兹海默症的问题。

    无论是华夏,还是国外现在的医保里都有了这种特效药,价格不贵,却可以让患有老年痴呆的人逐渐康复,神志清醒的走完人生最后的阶段。

    灯火阑珊计划在许志明,申科以及政府的推动下正在逐渐蔓延全国,但规定一市之内,只允许出现一个这样的公益性质小区,以严格的审查手段,甚至取替了一些所谓很多靠关系靠门路所获得的经济适用房。

    神话游乐园也已经建成,金箍棒屹立在宁远成为了亚洲,甚至世界级的地标建筑。

    通过预约限流的方式,游乐场给了所有游客们几近完美的体验,现在预约甚至要预约到明年才能入园游玩。

    但这并不妨碍人们的热情,要不是不能约到后年,游客们都愿意预约甚至交付定金。

    通过神画游乐园,宁远的新区也彻底展露出了潜力。

    张小剑和申科之前在新区圈的地,涨了不止百倍,有些要突破天际的意思。

    音乐现场已经成为了华夏目前的音乐圣地。

    无论是最早起源的江城音乐现场,还是后来北上广深的分场,都已经成为了音乐人的优渥土壤,他们可以在这里用兰花换锦服。

    今年史进按照张小剑之前的设想举办了一个名为‘玉米音乐颁奖典礼’的盛典,名字来自于江城的那片苞米地,感谢张小剑铲除了它们,为华夏音乐行业奠定了基础。

    凝视,华庭,魔能以及天华四家娱乐公司这三年做的风生水起,尤其是天华的粉丝运营手段,更让大家赚的盆满钵满,陈凝已转做幕后。

    RPG俱乐部在张小剑昏迷的当年并没有拿下S赛冠军,反而今年终于老树开新花拿下了世界赛的冠军。

    记者在问及夺冠后有什么感想时,俱乐部队员的回答是:“希望我们夺冠能让张总早日苏醒。”

    齿虎俱乐部,如愿打进了CBA,老周这两年身体也不太好了,周立阳倒是出息的走马上任做的不错,他爹还带着他一起来看过张小剑。

    这一次周立阳心甘情愿的表演了一段……吉他街舞加RAP,外加叫了声大爷。

    海外的LION俱乐部,由于张小剑的强力注资,三年连升三级,配合添柴人计划开设了很多足球场后,整个华夏似乎都在为这家俱乐部输血。

    原班人马中的三位华夏球员也在今年入选了国家队,实现了出口转内销,只是成绩还是不如人意,但他们却都知道再过十年,或许我们的真的可以在世界杯里踢一场漂漂亮亮的比赛。

    白泽搜索已经彻底战胜了千度,成为了华夏搜索引擎中的领头羊。

    在这里可以搜索到提供资料最齐全的网站,以及看到很多有趣的评论,八卦,这永远都有最新鲜的瓜,甚至因为互动关系,经常造梗出圈。

    当然,搜索医院的话,白泽提供的都是当地的三甲医院,并给莆田系医院打上了黑标签,严重者永不录入。

    闫词带领的环保团队也实现了大跃进,不止让江城的水变清澈了,还联合政府给予了重污染企业提供最顶尖的环保设备。

    再加上国家政策的倾斜,闫词发现倾城计划赔着赔着……居然开始盈利了。

    罗宇领先的科技公司也已经开始大展拳脚。

    华夏自研的系统在去年上市,获得了良好的反馈,但要和WR肩并肩,还需要不断的研发以及各种功能上的提升。

    芯片制造方面,技术还需要追赶,但通过这三年的时间,公司上下都认为他们已经进步巨大。

    《洪荒》在今年也正式问世,一经发售引起了全网的热潮。

    国产之光,良心网游,张总虽然倒了……但他的精神还在,一时间竟有取代联盟之势,刷爆了互联网。

    坐在床边的叶墨竹,十分想和张小剑一起玩《洪荒》。

    当然,最最重要的改变是嘻嘻长大了,三岁的他已经能说话,并进行简单的交流,并且进步飞速。

    但他今天并没有来医院,而是在宁远的豪宅里,看着张小剑以前的综艺节目,指着电视叫着:“爸爸,小姑,大傻子……”

    叶墨竹有些想儿子了,于是攥了攥张小剑的手道:“嘻嘻都会说话了,你怎么还不醒?”

    一般这种狗血桥段之下,病患苏醒必然是要先动动手指的。

    但张小剑不同寻常。

    窒息到极致时往往感觉到在下坠,仿佛距离深渊越来越近。

    张小剑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,好像被人捆住了手脚丢进了深海中。

    于是他又咳了,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醒了,视线渐渐清晰,叶墨竹的面容充斥在了他的瞳孔之中。

    看到他醒了过来后,叶墨竹没有激动,因为第一时间她认为这是幻觉。

    并不知今年是何年何月的张小剑头没有问我是谁,我在哪,我怎么了。

    因为他的大脑里是,【叮】的一声轻响。

    【检测宿主:1%—100%】

    【意识复苏,生命状态完好】

    【鉴于宿主收到不可抗力的因素陷入昏迷惩罚取消奖励取消】

    【发布全新任务:……】

    闭嘴~~~!!!

    张小剑才不要听系统BB,而是感觉着身体的虚弱,对叶墨竹说了句:“我做了个很长的梦。”

    叶墨竹听到了声音,双手紧握着他的手,眼眶微红的道:“梦到什么了?”

    张小剑露出傻笑:“梦到和你又谈恋爱了。”

    (全书完)